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 > 正文

军旅回忆录(十)

军旅回忆录(十)

大概是新兵连下旬吧,大概是这个时候,也到了12月份了,虽然冷,但是新兵连还是火热朝天。我们已经完全适应了新兵连的生活。写到这里,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:中秋节的时候,给家...

大概是新兵连下旬吧,大概是这个时候,也到了12月份了,虽然冷,但是新兵连还是火热朝天。我们已经完全适应了新兵连的生活。写到这里,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:中秋节的时候,给家里打电话。和妈妈通话的时候,我记得我喊了一声妈妈后就放声大哭。当时还听到了大伯,爷爷,他们的声音。他们说我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,想家了……。

当时确实有点想家,从来离开家这么远,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。虽然在这个地方,完全不用考虑吃喝拉撒啥的,但是我还是有种莫名的孤独感。

扯远了,这次回忆几个记忆碎片中的小浪花。不吹牛,我的素质还阔以,主要是体现在有臂力,跑步能跑得动。在部队,素质好的话,这个就很吃香了,新兵连一个班的战友在吊杆,在撑俯卧撑的时候,我就在旁边数数。相对来说非常“舒服”。

一次,班长让我和另外一个班级的新兵比400米冲刺,那时候是12月份,说不冷吧,穿的也不少,说冷吧,训练的时候一身汗。这样的情况下,我不想冲刺,还400米,难受哟。但是没办法啊,班长说的话就相当于“圣旨”,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,是我必须要去执行。我和另外一个班的新兵400冲刺比赛。结局可想而知,输的一塌糊涂,人家领先我50米左右,是真的厉害。我的素质不差的,但是强中更有强中手。后来听班长说人家是体校的专长生,主练田径。这下我心里舒坦多了,本以为这件事过去了就过去了。

没想到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,我俩在下连后再次相遇了——我们分配到一个连队去了(我和他的故事以后再说)。

第二个记忆浪花是发衣服。发春秋常服,冬常服。常服上有领花,领花订缀有很高的标准,领花边界离领边缝线距离2厘米,不能有任何差错。我们都在订缀,完事后班长一个个检查。结果好几个不合格(包括我在内),怎么办?一人一个大嘴巴子。

那时候挨打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,真的是习惯了,每天挨打。要是哪一天没被班长打骂,心里直突突:班长今天没打我们,会不会在憋大招?不说我们,也不骂我们,会不会过几天再来一个秋后算账,集中收拾我们,那时候可就惨了呀。

现在想想其实还是蛮好笑的,虽然那些日子比较艰苦,但是还是觉得很有意义。

关于班长打我们,以后有机会再说说我们整个班写联合举报信偷偷把班长举报的事情

上一篇:借口

下一篇:又一次相亲

发表评论

最新文章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