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 > 正文

军旅回忆录(十二)

军旅回忆录(十二)

上次说到举报新兵连班长,在忐忑不安中,在度日如年中,迎来了新兵下连的日子。开心中带着些许恐惧,恐惧中满怀期待。因为被排长看中,我和另外一个战友李国荣没能跟班长一起下连,...

上次说到举报新兵连班长,在忐忑不安中,在度日如年中,迎来了新兵下连的日子。开心中带着些许恐惧,恐惧中满怀期待。因为被排长看中,我和另外一个战友李国荣没能跟班长一起下连,去了排长所在的连队。这让我和李国荣万分开心——熬到头了,摆脱了班长的“魔爪”。本以为摆脱新兵连班长的“魔爪”日子会“很舒服”结果却是:刚出狼窝,又入虎口(这个以后再说)。

我和李国荣被排长带到四中队(军改之前),我被分配到四班,李国荣在七班,都是排头班。刚下连,感觉很压抑,老兵们不说话,我们新兵更是不敢说话,熟悉的人就李国荣,但我也不敢更不能跑过去找他唠嗑,本来就严禁到处乱窜,更何况我们新兵蛋子呢。

下连后的日子比新兵连“舒服”多了,时间节奏规范,没有新兵连那么赶,训练也没新兵连抓得那么紧,中午还有午睡(这一点大赞),班长为人也和善,也没有下连之前班长、排长说的那么“恐怖”,老兵虽然不和我们说话,但是有什么问题问他们,他们都教,总体感觉比新兵连强上一万倍。新兵连中午哪有睡觉的时间,吹哨说是午休,结果都是班长睡觉,我们背理论,为了防止我们睡觉,班长不让我们坐着背,都是站着背,要是遇到他心情不好,我们都得蹲着背,下连后,这日子过的,舒舒服服的。

下连后属于适应期,我们的训练都是简单的站站军姿,走走三大步伐,打打擒敌拳,练练专勤专训。下连没多久就发生了一件大事:我们连队跑了一个兵。我们单位是09年为世博会而组建的,到14年,建队也就5年的时间,底子薄弱,禁不起这种大风大浪,队长、指导员彻夜难眠,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到支队。

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早上,我们在打扫饭堂卫生,我蹲在地上用抹布擦地,支队长带着一帮人来我们中队,出来的时候走到饭堂门口看到我们这样擦地,把跟在他身边的指导员训了一顿:怎么全都是新兵在干活,老兵呢,你这样的风气,那个兵能不跑吗?指导员在旁边点头哈腰连忙解释:老兵在后面刷碗。支队长较真起来:让老兵过来抹地,新兵去洗碗。

这件事影响很坏,一个逃兵害了一大批人,被牵扯到的有这么些人和单位:新兵连班长(下连后是同一个班长)、副班长、二排排长、队长、指导员、大队长、教导员、警务处保卫科科长。我暂且知道的就这些。处理比较严重的:班长、副班长、队长、大队长。

怎么个严重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篇:忠孝两难全

下一篇:军旅回忆录(十三)

发表评论

最新文章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